钻石星尘-写作进阶练习中

亡灵川的小号,用来堆懒得写的脑洞和碎碎念。有兴趣请看大号:亡灵川

虚构文学创作练习1 照片

  我妈穿着黑色的大衣,带着一条红色的羊毛围巾。她的表情有点尴尬,张开嘴,不知是要说话还是要笑。她把手揣进衣服兜里,背后是灰色的阶梯和挤成一团的人群。她的手是红色,空气干燥并且寒冷,拿出来的时候微微冒着热气。她的头发简单炸起来,脸上有两块被挤出来的圆圆的肉和涡旋。还有不太明显的眼袋。

  她在少女时曾度过这样的时光,牵着我舅舅的手,两个人趴在包谷地里,闻见了出秋季泥土的气息和干草的味道。成熟的包谷棒子还没被采摘,包谷粒儿又脆又甜,连同它们的杆子,也可以折下来,当蔗一样嚼着吃。

  一个山下的男人带着两个侄女从田埂上走过,系着围巾,当时时髦的模样。天气晴朗,从山顶可以看见县城的轮廓。气象站的风向标吱吱呀呀地转着,他也许想要露一手,作了一首打油诗,白白惹来几个人的笑话。

  我妈年轻的时候遇见我爸,一个穿着白衬衫、袖子挽起来、工装裤的工人。他沾油污的手也会洗干净后捧玫瑰,他高挑个子的肩膀上会挎一把吉他。他唱歌的嗓音温柔又好听,他骑着凤凰牌自行车,带着她从年少轻狂的时代走到如今的阳光之下。

  前年情人节的时候,我爸捧着一把玫瑰回来。他带着一些别扭和尴尬把花塞进我妈的手里,就像塞着一把捡来的葱花。他们在一起做了一顿大餐,没有我的,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开着电视,很多时候他们都是无话可说也不需要说的。

  在我奶奶来的时候,他们总是会有矛盾,两代人之间的例行摩擦。我奶七十岁了,冬季还有晴天,我们这儿冬季的晴天空气里会有灰尘的味道。我爸带我们去远足,穿过长长的、据说九十九转的山路。那上面有松树、柏树、盛开的桃花还有一片白桦林。

  我妈慢慢地走在,她手中提着一袋苹果,每一个洗好的苹果看上去就像她兴奋时笑起来的圆圆的脸一样。我爸跟在她后面,他嘴上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。他们从一阵一阵的、潮水一般的游人中穿过,大人、小孩、男人、女人。

  我爸说:照张相怎么样?

  我妈说好,只用了短暂的几秒。

  显而易见的是,我爸是个糟糕的摄影师。


评论